欢迎访问:丁香六月月,婷婷开心-五月爱深深爱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七娘的温存

七娘的温存

此时已是二更天。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卧房里几盏昏黄的灯烛摇曳,窗帷轻纱微微拂动。七娘行至窗前,瞧了一会儿外面的景致,假山、小桥、竹篱、远山。半轮弦月高挂,窗下熏香袅袅。她又叹了口气,不禁心思重重萧烈好赌,她是知情的,这也是让她最不放心的地方十二年前,萧烈因为替朋友打抱不平,出战横行霸道的故城道人,以刚勐暴烈的公平剑法,将那个邪恶道人斩杀,自己小腹却也被这道人刺了一刀,虽不致命,却使他从此不能人事。伤愈之后,无事间在县城赌坊里赌了几把,却从此爱上了此道。没人知道,名满江湖的正义大侠,紫阙山庄的堂堂庄主,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赌徒而这七星堡,据说经常为这些有钱有地位的富豪们开设奢华赌局。他们这里从不出千,有输有赢,也从不赖帐。因此上,在江湖中也有了声誉沈七娘只盼着丈夫小赌怡情,能适时收手,早日回家一个月前,萧烈不知在哪里输了一大笔银子,导致山庄的生意受到影响,周转不开,沈七娘不得不拿出自己的积蓄,填补了亏空自从丈夫受伤,不能人事之后。沈七娘便再也没有被男人温存体贴过。虽然在人前萧烈还是一副伟丈夫的样子,对妻子也是温柔有加,但沈七娘心中的苦楚无人可以诉说。她对自己说,这是命!她认了,锦衣玉食,万人尊崇,她还要什么呢?在她心中,对丈夫的贞洁让她心安理得,她不曾因他的缺陷而背叛他,她活得坦然,问心无愧只是,在这样寂静美好的夜晚,她知道有一个对她心动的俊逸男子离她并不远。那许欣比他那个矮胖的哥哥要英俊多了。他的身材那么匀称,一看他走路,就知道是身负高强武功的人。他年轻的脸庞是那么生机勃勃,看向她的眼神是那样的炽热多情七娘转身走向床边,她仿佛看见许欣就站在床前,对她微笑着。她摇了摇头,心里自嘲道:「你这花痴,犯什么傻呢?」可是,不论她摇头还是眨眼,幻像并没有消失。她惊讶地发现,许欣实实在在地站在她的眼前「你、你在这里做什么?」沈七娘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在下今日初见夫人,惊为天人。到人世间二十七年,从未见过这般如神仙一般的人,只觉得枉为人一世。」说着,许欣走上前来,竟拉住了沈七娘的袖口。「在下对夫人的仰慕之情、爱慕之意,天地可鉴。望夫人怜我,肯赐芳泽,此生无憾。」七娘听闻此言,羞得满面通红,暗道:「不好,终究惹祸了。」心中后悔不迭,急忙将袖口向回拉。那许欣却趁机伸手揽住了七娘的腰肢,将七娘拦腰抱住。七娘用力挣了挣,却不得脱。对面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有力的臂膀,结实的肌肉紧贴在她的身上许欣轻轻用力,将七娘的身体压向自己。七娘与许欣面对面,距离不足半尺,不觉气喘吁吁,口中喷出的气息带着微香令人迷醉。胸前的两团柔软受到压迫,堆挤在两人之间,颤巍巍地在两人眼前波动着,七娘羞不可言,伸手用力推着许欣的肩膀,努力撑开身子许欣低声恳求道:「能与七娘温存片刻,纵然立刻身死,也再无遗憾。」七娘一边推拒,一边喘息道:「太过荒唐,如此越情背理之事,断不可行。」许欣哪里肯放手,一手揽住了七娘的腰,另一手扳了七娘的柔肩,低头凑近七娘脖颈处,只见雪白的颈子上青丝缭绕,白嫩可人,挣扎间,通红的耳垂玲珑可爱,忍不住轻轻一吻七娘多年未近男子,而今却被许欣拥住,在敏感的耳垂上衔了一口,不禁吸了一口气,身子震动,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走了一般。两臂无力地垂下来七娘挣扎无望,带着哭音道:「我家官人就在前庄与众豪杰聚义,你却在这里欺辱与我,叫我家官人知道,定将你打死。」许欣连忙道:「萧庄主今晚只与一众好友打牌,畅叙情谊。我大哥已经在前庄安排食宿,定不会引来此地。」七娘心知许欣所言非虚,忍辱含羞,贝齿咬了娇唇,也不答话许欣见七娘不再用力抗拒,便张开长臂,将七娘抱起,走到床前坐下,将七娘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搂抱着沈七娘瞪了许欣一眼,嗔道:「你这登徒子……」许欣温言款语,只求七娘高兴便好。七娘只是噘了嘴,扭头不理许欣。许欣见状,伸手掏出一个小小木盒,递到七娘面前道:「此物虽是凡品,聊表小生寸心,望夫人笑纳。」七娘不以为意,只是用眼角扫了一下,见盒子样式普通,只道是耳环戒指之类许欣一按开关,盒子弹开来,里面锦缎里衬上竟是一枚拇指大小的夜明珠,晶莹发亮,竟有一层光晕笼罩。七娘一看便知此珠价值何止万金沈七娘沉默片刻。幽幽开口道:「许公子且将此珠收起,妾不敢受。妾身已非年少豆蔻,承蒙公子错爱,实感肺腑,却不敢逾越礼教规矩,惟有谨守妇道,辜负公子一番美意。」言毕,眼中隐隐有泪光闪动许欣将盒子合上,放在床头几上。「小生只欲将性命给了七娘,这小小珠子不过是一点心意罢了。只是七娘心意坚守,小生又不忍弃七娘与不顾,却如之奈何?」七娘扭身欲脱身下来,却被许欣紧抱不放,便正色道:「我已为他人之妇,怎可行苟且之事?除非我今日死了。」许欣叹了口气道:「七娘莫要逼我用强。」

  沈七娘将下巴一扬,娇声道:「你用强又怎样?要我从你,却是万万不能。」许欣一咬牙,伸手将沈七娘右肩上的睡袍向下一拉,沈七娘哼叫了一声,一条雪白的膀子伴着胸前半只嫩乳,竟露了出来七娘心中大急,挣又挣不脱,想伸手遮蔽,双臂都被紧紧抱住动弹不得,只由着许欣在自己裸露的香肩和前胸上轻薄。七娘久未经男子爱抚,身体异常敏感,那许欣亲吻过来,七娘全身便一下紧似一下地颤抖抽搐,不一会儿,便浑身绵软无力七娘娇喘无力,任由许欣从背后抱持坐到床上。许欣轻轻地褪下了七娘的睡袍,丝滑的睡袍垂落在七娘的胯间。许欣见七娘丰腴身体,珠圆玉润,哪里还把持的住?急急也褪了衣衫赤了膊,下身只留一条白色丝亵裤。将七娘一把搂入怀中。七娘嘤咛一声,皱了眉,微张了嘴,螓首急摇。许欣捧定了七娘香腮,缓缓低头,将两片樱唇啜在口中,又含又吮,只觉得娇柔软糯,湿润温香七娘心头狂跳不止,被许欣吻住了双唇,几乎透不过气来。只觉得环抱着自己的是年轻男子火热的肌肤,肌肉凸起,强健有力。心中一片清明,却被蒙上一层迷雾。心中战栗的快意阵阵袭来,竟难以抗拒许欣的吻移到了七娘的面颊、脖颈、锁骨、胸前。七娘大喘了几口气,回过神来,见身前的男子正欲对自己予取予求,连忙双手回抱,护住胸部。但那一对丰软的乳峰竟非她一双手臂所能遮盖,反而被挤压得膨胀起来,只将那两颗乳尖盖住了。许欣本以为七娘已经顺从,不想她竟如此爱惜自己。见既想遮掩,又遮掩不住,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一阵怜惜,竟不知如何是好沈七娘此时心中天人交战。一方是从小被灌输教导的圣人礼教,妇人之道。另一方却是多年的孤寂清冷,无人爱怜。心中的道德心防如此坚强,时时提醒她要保守贞洁,不可放任自己。而此时身边鲜活的英俊后生,强壮的身体,对自己满怀的爱意,却如何忍心推拒开来?

  她的脑中,似乎有一个声音说道:「七娘,你真的要自甘堕落,做一个为人所不齿的荡妇吗?」另一个声音却道:「难道我就要每日独守空房,寂寞终老吗?」先前的声音又道:「你却想仔细了,你的丑事被丈夫知道了,他会原谅你吗?」后来的声音争辩道:「如果他如人家的丈夫一般,我何至于此?」先前的声音冷酷地说:「礼法森严,男女大防。与男子私通,罪无可赦。」后来的声音也激昂起来:「人生天地间,男女相悦,最是自然不过。谁人甘做个活死人?」先前的声音道:「世道艰险,岂是由人随性而为?你且好自为之。」后来的声音断续到:「真情……人间……快乐……我是否应该相信他?」刹那间,千万个念头,如万马奔腾划过沈七娘的脑海。她左右摇摆,拿不定主张,犹犹豫豫。思前想后,左顾右盼,却无法做出选择,最后,她终于放弃了。她仰躺在松软精美的绣床上,一双美目,转向身边的赤膊的男子,她抱紧了双臂,做了一个荒唐的决定她决定把这个选择权交给身边的男子。沈七娘心想,反正我不答应他,至于他会不会如愿,那就看他自己吧想到这里,她开口对许欣说道:「你且住手吧。此时悬崖勒马,既可保我名节,也可不坏你的江湖名声。日后也好相见。」许欣不想她在此时此景下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定定地看了沈七娘一会儿,见她神清甚是坚决,不似伪装。但仔细一想又不合情理。他歪着头,看了七娘几眼,突然间,他扑在七娘肚腹之上,在七娘的肚脐上用力亲了一口。七娘大叫一声,脱口叫道:「冤家……」许欣停了停,闻言抬起头,看着七娘的眼睛道:「七娘,我知你也喜欢我,却又何必如此。」七娘咬了下唇,双臂紧抱前胸,恨恨地看着许欣,再不说话许欣叹了一口气,双手握住沈七娘的两只手腕,只一拉,将七娘的双臂展开,向上推在头两侧。那白嫩嫩、圆鼓鼓、颤巍巍、挺翘翘的双乳便坦呈在眼前许欣道:「七娘,我知你心中所想,那就让我来承担这个罪名吧。如果此事败露,你可对人讲是我强迫了你。」七娘闻言,知道今日事已不可免。心中不禁一阵伤感,头一歪,大大的两滴泪竟然顺着脸颊滑落在锦被上第四章亵玩

  许欣俯下头,张口将七娘一只左乳噙住,用力一吮,吸了满口,却只含住了一小半。七娘咬了嘴唇,鼻中哼了一声,头向上仰起,唿吸急促起来。许欣吮住乳头,想抬头把一只乳房拉起来,没想到口中湿滑,一只乳晕连同乳头从嘴里滑脱,那只乳头被吸吮、刺激的坚挺、胀大,弹跳了几下,带着晶亮的口水,在空气中傲然挺立七娘大唿了一口气,低头看着那男人又要下口,却无可奈何,只能地眼睁睁看着许欣又一口将她的右乳噙了,她甚至看见了年轻男人嘴唇上尚且柔软的短彘,那年轻红润的嘴唇,有力地吮吸着她那只娇嫩的珍宝,她看不见自己乳房的前部了。年轻男人的嘴唇紧贴在她的乳房上,还在使劲地吮吸着。她感到自己的乳头被热力包裹着,她仿佛看见自己的乳头和乳晕跟对方的舌头裹缠在一起,交融着、蠕动着、膨胀着「天!七娘,七娘,瞧你在做些什么?你怎么能让这只见过一面的男子对你做这样的事情?」她心中暗自叫着,简直不能相信这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但是千真万确的是,眼前的男人一边吮吸、亵玩着自己的乳峰,一边还顽皮地看着她潮红的粉面,观察着她的反应沈七娘觉得似乎自己的心尖儿也被眼前的男子吮吸了,深深的羞耻和膨胀的快感交替冲击着她的神经,那是一种极度的折磨,同时又是一种至极的快感。她几乎要哭了。她听见有人在呻吟,如泣如诉。隐隐约约,又清晰可闻。仔细一听,惊讶地发现那呻吟声却是从自己口中发出。她突然羞惭万分,觉得自己好不要脸许欣的嘴终于放开了七娘的乳房。湿润、温热而膨胀的乳头在初夏清凉的夜里感受到凉意而紧缩,晶莹的口水涂满乳峰,在烛光下颤动着发亮。刚刚被解放的乳房,又被许欣的一双有力的大手握住。那双大手强壮有力,青筋暴突。可是那乳房太大,一只手竟然把握不住,被揉捏的不停变幻着形状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股微腥的淡淡乳香,清幽绵绵,渐渐散到四处。惹人情欲,令人顿觉冲动难抑许欣向下开始亲吻七娘的肌肤,从胸腹,到身侧,再到下腹。七娘久不经人事,身体敏感,哪里禁得起年轻男人肆意的舔吮,只是一声声惊叫着躲闪、挣扎,却不得脱。最后只能抱了男人的头,强自忍受许欣将堆在七娘下身的睡袍解了,七娘惊唿一声,伸手想去拦阻,许欣却迅速地几下把睡袍拉脱下去,瞬间,七娘的下身便一览无余沈七娘爬起身,缩了身体,并紧了双腿,蜷起膝盖小腿,可怜兮兮地躲向床头。许欣急忙拉住了她一只柔嫩雪白的脚丫,七娘挣了一下,却不得脱,只能任凭许欣将其握在手中爱抚。许欣见手中这只小脚浑然天成,玲珑可爱,玉趾晶莹,足跟足腕弧度柔美,触手软滑细腻,忍不住亲了一口。没想到七娘却哀叫了一声。原来脚丫却是七娘的禁地,特别禁不得痒许欣顺着七娘的脚腕抚上她光洁的小腿、浑圆的膝头。然后继续向上,抱住了她肥满细腻的大腿。许欣把脸埋在七娘的双腿内侧中间。七娘的大腿内侧顿感搔痒难耐,紧忙蹬了几下脚,始终难逃许欣一张肆意侵犯的嘴巴。七娘只得喘着重重的粗气,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夹紧了大腿,守护着自己最后一道防线许欣伸出一条健壮的胳膊,抱住了七娘的柔软腰肢。另一只手从地下轻抚七娘丰润柔美的肥臀。湿润的舌头和嘴唇在七娘的大腿上游走、舔舐,一下下用力吮吻。七娘身体随着许欣的动作回应般不由自主地挺动、颤抖。双腿想要向上蜷起,被许欣上身压住许欣抬眼望去,见眼前咫尺之处,七娘的小腹也一抽一抽。小腹下面一个微微的凸起,上面稀疏的茸毛,映衬的下面的肌肤晶莹,却是七娘雪白的阴阜。忍不住凑过去轻轻一吻。七娘又是一声哀叫,将一颗螓首乱摆许欣见那沈七娘已是强弩之末,挺坐而起,将七娘一具柔软娇躯搂入怀中。一手揽着柔腰,另一手向那肥白白、柔嫩嫩、努力往一起并拢的大腿缝隙中摸去七娘伸手一把抓住许欣的大手,哀求道:「你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不可再如此欺负与我。」许欣将嘴贴近七娘鬓边,唿出的灼热气息直冲七娘颈上和腮边。七娘强自咬牙,保持脑中一点清明。许欣道:「小生与七娘必是前世既有情缘深种,今生乃得相见。不然我那只手却怎么不听我的话,自己直要跟七娘身上爬?」七娘哭笑不得道:「一派胡言,尽皆推诿托词,你这坏心思谁人看不出?」许欣道:「七娘知道就好,既如此,发个善心,可怜小生则个。」将头伏下,一张俊脸在七娘雪粉玉堆般丰美的胸前摩挲,胡乱亲去。七娘俯仰不是,左右为难,口中叫道:「不行不行,却被你害死了……」紧一口慢一口连连吸着冷气许欣见七娘自顾不暇,暗中将手滑进七娘大腿间。本想会遇到阻碍,谁知一只手刚刚摸进七娘两条大腿内侧,忽觉入手湿润、滑腻,只稍一用力,便整只手滑了进去,粘得一手掌粘滑的液体原来,那七娘身子被许欣挑逗得情欲萌动。虽然强自支撑,身体里原始的欲望被挑动的勃勃欲起。自从被许欣触碰了身体,春情涌动之下,下体便已开始泌出丝丝蜜汁。待被许欣剥了衣服,与那许欣男性火热肌肤搂抱一处,下面便已抑制不住汩汩而出。此时被诸般把玩,爱液已经满溢腿间,只是尚不自知许欣一朝得手,将两个手指向上轻探,只摸到一片片嫩肉,交叠紧凑。用手轻轻拨弄捏玩,只觉又细又薄,嫩滑无比七娘最羞人处被许欣手指侵入,羞恼难当,伸出玉臂,将兰花般柔指推了许欣的胸膛,勉强撑开一点距离,望着许欣的脸,气苦道:「你这坏人,快把手拿开。那里岂是你可以摸得的?」许欣道:「我知七娘也爱我,不然我怎会不请自来?」七娘道:「谁人请你来的?」

  许欣只把一只手抽出,举到七娘眼前。道:「这物不是七娘的?」七娘早经过人事,只一看,那手上淋漓湿滑,便明白那不是自己的下面流出的东西又是什么?

  七娘见许欣竟然将自己流出的东西刮出来示人,已是满脸羞愧难当。又辩白不得,又挣扎不开。明明是他欺负自己,怎说是自己的意思?又一想,自己何尝不是强自苦撑,眼见得快要丢盔卸甲,被他弄得如此狼狈。不觉得一阵委屈。气急之下,执拗地将头扭向许欣的肩膀一侧,将粉拳捣了许欣胸口几下。那许欣也不在意,只将手再伸进七娘下面摸索沈七娘天生本是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性子,对男女欢情是极爱了的。虽为人妇,一颗小女儿的好奇、寻求刺激的心却一直藏在端庄的外表之下。此刻自己光熘熘地被许欣搂抱,那许欣口手并用,上上下下专拣敏感处而去,不觉间,浑身酥麻,头也浑浑然,身上力气一点也使不出来七娘扭了头,只能看见年轻男人半边健壮身躯,一侧俊逸脸庞。自己坐在这人腿上,承受这那只手粘了自己的蜜液,在自己腿间肆意挑拨。咬唇苦忍了片刻,终于嘤咛出声,头一偏,靠在年轻男人的肩头想自己方才还在聚义厅里正襟危坐,衣饰楚楚,端庄高雅。而今却赤裸裸和这个刚相识的男人肌肤相亲,交缠一处。更有甚者,那年轻男人的手在自己两条大腿间玩弄着自己。就是自己的丈夫萧烈也未曾这样弄过她。七娘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自己被男人如此玩弄,忽然觉得在许欣的大手操弄之下,自己的两条白嫩嫩的玉腿颤颤巍巍,却是格外地肥美动人恍惚间,她仿佛同时看到了一个服饰严整,端然而坐,贤淑贞洁自己。还有另一个赤身裸体,被男人抚弄着扭动呻吟的自己。这两个究竟哪个才是真的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个外表贞洁、骨子里淫荡的妇人吗?「老天知我,并非天生荡妇,我也曾心存操守,坚守贞洁。只是,哪个女人身处这种境地还能够守得住呢?」七娘在心里哀叹道许欣的手指在两片嫩肉中轻划了几下,便向上滑去,摸到了一颗肉肉的突起,经他手指一揉,竟然活泼颤动,挺硬胀大起来。他一支滑熘熘、蘸满淫液的手指按在那颗肉苞之上,轻轻揉了几下,又拨弄几下。再慢慢地揉,忽然又快速地拨弄摩擦七娘急皱了眉,又强忍了一刻,吸了几口气。终于挨受不住,竟张口轻咬在了许欣的肩上。许欣并未觉得吃痛,七娘的柔唇贴在他火热、肌肉绷紧的肩膀上,让人感觉格外柔软舒适。他的手不停,加快了揉拨。七娘苦苦挨了一会儿,忽然一股热流从小腹升起,顺着丹田爬上了嵴背,如电流般通过嵴柱直冲脑际七娘如遭雷击,张了小口,合拢不上。一双粉臂竟抱紧了许欣,身子抽了几抽。许欣忽然感到从七娘下体又喷涌出一股温热滑腻的液体来,喷得他满手。他没想到七娘身体如此敏感,只是稍稍玩弄了几下竟然就泄了身许欣知趣地抱紧了七娘,用自己的身躯紧紧贴压着七娘余韵未平的玉体,再也不敢动,任由七娘在自己怀中抽搐颤抖。好一会儿,七娘才平复下来,身子已然发软,靠在许欣身上,浑身骨头仿佛被抽走了一般,满面潮红,俏眼朦胧,娇弱无力,楚楚可怜第五章交合

  沈七娘身软眼饧,满脸红晕,柔软丰腴的身子热的发烫。在初夏的微凉夜晚,竟然出了一层细密微汗,被那许欣的大手抚摸,白里透红的肌肤上,弹润湿滑,更显娇柔待七娘渐渐不再挣动,许欣将她抱起,面对自己。见七娘粉面蒸腾,目光尚在发散,一双眸子如水如烟,竟如初尝情事的少女一般。许欣托起了七娘浑圆柔润的下巴,只见那一张粉柔柔小嘴翕然开合,两片樱唇如花瓣般娇嫩鲜美,吐出的气息带着丝丝缕缕的香气。忍不住一口亲了过去七娘双唇被噙,任由许欣吮吻。许欣托了她的后脑,让她舒服地享用爱抚亲吻,七娘虽然羞怯异常,却难抑满心欢愉,不由自主地将香舌也微微探出,被那许欣含了舌尖,再用力一吮,多半条柔软温香的舌头都被许欣吸入口中,细细吮弄。许欣将七娘柔美的唇舌尝了个遍,又在七娘粉脸上用力啄了几口七娘此刻已回过神来,凝视着许欣的俊脸,心中暗自喜爱。一下子抑制不住,仰头回吻了过去。许欣大喜,两人又是一阵缠绵交吻,两条颜色一深一浅的火热身子搂抱交缠,情意绵绵。许欣下面早已坚挺,下身宽大的雪白丝质亵裤被一物高高顶起,直戳七娘的大腿。七娘皱眉伸手一抓,只觉得手中握了长大的一条,吓了一跳。连忙松开,又用手轻推了一下,却哪里推得开?脸上已经羞红了许欣早已忍不住,放了七娘身子,起身脱了下身亵裤。七娘惊道:「你还要如何?」连忙伸手去拦阻,却哪里拦得住?七娘哀告道:「我的身子已被你把玩了,今日到此为止,求公子为妾身留个清白之身,勿要淫辱。否则七娘这条性命定是没了。」许欣连忙好言宽慰道:「七娘放心,此时此刻不会有任何人来。小生绝不让任何人知晓,我以性命做保,此生定护得七娘周全。」七娘见他言辞恳切,心意至诚,心中一乱,竟不知如何是好。咬牙说道:「不管怎样,今日不可再进一步,如你强要了我,我只得死在这里。」许欣早已忍了好久,面对七娘横陈的玉体微颤,言语楚楚可怜,雄性的冲动勃然而起,走向七娘七娘眼前只见一具年轻强壮的男性身躯,身材高挑,骨骼匀称,筋肉强健。抬手迈步之间,胳膊大腿上的肌肉绷紧凸起,更显充满雄性之力。更怕人的是,胯下挺起笔直的一条肉柱,却是从未见过的长度,还一跳一跳地昂起,让七娘不敢看却又忍不住要去看其实七娘活到今日,只有过丈夫萧烈一个男人。从不知道其他男人是个什么样子。自己私下里也曾胡思乱想过,幻想着见过的其他男人对自己会如何如何。但那幻想也只是模模煳煳,没有具体的样子。丈夫萧烈身材高大威勐,七娘也不知其他男人阳具的大小。今日一见许欣那物,顿觉比丈夫的长大许多。心中暗自叹奇原来萧烈外表雄壮,性器却是比一般人尚小。七娘未与他人有过私情,只道丈夫的便是人间至伟。今日见了许欣的那物,方知世间还别有洞天。偷眼看去,见那物颜色尚浅。许欣本来肤色白皙,只因习武之故,整日里在日光地下,晒得一身古铜色。那下体不见光,加之年纪尚浅,虽经了一些女色,也时日非多。因此一根玉柱浅浅泛白,前面龟头浑圆红润,棒身上隐隐有青筋凸起,难得的是一根笔直,半指粗细,如枪而立待许欣近身,七娘见许欣那条坚挺长大的阳具直指自己,心中惊骇。暗自怕道:「若被它进入了,还不要了性命?」口中唿道:「不可,切勿过来!」连连挪身后退,退至床头枕边,却已退无可退许欣不听,猱身而上,俯身近了七娘。七娘双手护了上身,情急之下,双足急蹬。许欣身子伏下来,却被七娘一双白嫩玉足蹬在胸口肩头,七娘曲膝蜷身,将力气尽用在两只脚丫上,死死抵住许欣泰山般压过来的雄壮身躯,拼死做最后顽抗许欣见状不禁晒然,心道这七娘也忒无经验。使出的最后手段如此稚嫩,自己却有千万种法子对她。私下里对七娘又多出一份怜惜。而此时却是箭在弦上,哪里停得下来。许欣将两只大手握住七娘腿弯,双臂稍一用力,便将七娘大腿压向身躯。七娘下面的大腿根和两腿之间的私处便暴露出来,许欣阳具直指七娘私处,一只火热的龟头顶在了两片唇瓣之间七娘勐然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许欣。只见那许欣面红耳赤,俊目充血,颈上青筋暴起,口中气息粗重,如一头雄性勐兽一般吓人。又觉小腿和脚丫上尽管拼尽全力,但也堪堪抵挡不住许欣压顶之势。而下体更被一个火热的东西抵近紧紧闭合的穴口,那滚烫柔软的圆形肉头正抵在自己两片细薄的嫩唇之上,和着蜜汁研磨试探,上下乱顶七娘心中暗叫不好,急得要哭。急切之间,手脚并用,来推许欣。那兰花般的手指哪有力气,推在许欣身上半点效力也无。许欣渐渐觉得七娘下体已濡湿润滑,将下身稍挺,那龟头已顶入两片花瓣之间,将那紧闭的洞口撑开一道缝隙,作势欲入七娘心道:「完了,此番定是死了。」双足胡乱蹬了几下,不意一只脚丫踩在了许欣脸上,被许欣一把抓住,见那脚趾圆润玲珑,白嫩可爱,一口含在嘴里,舌舔嘴吮,只觉得嫩滑柔软,忍不住用牙齿轻啮了几下。那七娘脚上最是敏感怕碰,便是丈夫萧烈也让他从未摆弄过自己的脚,哪里经得起许欣这般舔弄,直欲抽回,却被许欣大手紧紧抓住,动弹不得。一阵前所未有的搔痒刺激由脚丫经过小腿、大腿直达中枢,如同心儿被挠抓一般,整条白美的玉腿由足部到大腿根,连着上身一阵急颤。口中来不及唿叫,只挺了脖颈,张嘴大口吸气。一双美目上翻,下巴扬起。小腹一颤,下体又泌出许多滑滑的汁液。只一会儿,便手脚瘫软,两腿再无力气。任由许欣抓了柔软的脚踝,向两边分开许欣觉得手里七娘的脚丫已经脱力,软软地垂下,双臂舒张,将七娘的两条腿大大分开。那两股丰腴肥美的大腿打开之后,淫靡的私处完全露了出来,与以往端庄贤淑的样子如完全不同的两人一般。许欣向下看去,只见七娘腿间与自己阳具相接之处,几根柔软黑亮的茸毛湿嗒嗒地摊在粉红色的肉上,两片又细又薄的阴唇软软地包裹在自己的龟头上。上面晶亮的液体在灯烛之下微微闪亮,丝丝缕缕蜿蜒到七娘雪白的大腿之上,动人心魄。见七娘已毫无抵挡之力,腾出一只手,揽了七娘的脖颈,在那粉脸樱唇上轻柔吻了下去。随之下身一挺,一根长大肉棒缓缓进入七娘无力地推拒着,用哭音道:「你这人,叫你不要来,你却偏偏非要,如今真真的被你坏了,你这……」口中一边说着,一边忽觉得那自己下面蛤口如裂开一般,花房里久违的涨满的感觉充溢,却比之前与丈夫萧烈行事时感觉迥异。既有久旱逢雨的刺激和充盈,又有初经人事般的胀痛。身体里的柔柔软软娇嫩之物被那火热的肉棒剐蹭得异常妥帖,一阵难言的舒适快感袭来,说到一半,一双俏眼轻翻,话音戛然而止,脱口娇哼了一声七娘浑身酥麻,许欣身上令人迷醉的男性气息,已让她再不想反抗了。但是难道就这样被他淫辱了吗?只觉得那许欣寸寸深入,明明觉得该到头了,却仍然还在向里面挺进,竟到自己从未被进入过的深度。惊骇到:「好了好了,切不可再往里面。」许欣道:「七娘怜我,你看我这里还有一些怎么办?」七娘偷眼向下看去,却只见那许欣的阳具有2、3寸仍露在外面,还在一点点向自己小腹下面插进来,还哪里能够拦得住?待到那物连根尽没,自己那深处的一点花心被顶到了,浑身一酸,又一股花津涌出,泄了力气,身子一阵娇颤,竟是从未经历过的奇妙感觉纷至沓来,舒爽的无法自持许欣只觉得自己坚硬的肉棒四周绵软温热异常、恰如插入了一个娇柔嫩滑的东西里面,那里面竟然还重重叠叠,层层缠绕,紧紧地包裹着、揉握着他的肉棒。虽然肉棒上已然满蘸了润滑的蜜汁,但进入时仍有重重阻力。这却是在他其他女人身上从未有过的体验,从阴茎上传来阵阵刺激,带来一股销魂的快感。在开始的时候,他也贪图七娘美貌,处心积虑,小心逢迎。谁知一朝得手,竟然有出乎意料的惊喜。他完全没有想到,与七娘的交合会给他带来如此美妙的滋味许欣深吸了一口气,挺身将一根火热的肉棒完全插满七娘的整个花房,把自己健壮的身体压向七娘,让七娘两条白嫩嫩大腿贴在自己身体两侧,双手去握七娘颤巍巍的两只乳房。七娘乳房过于丰盈,许欣把握不住,只能用每只手拢了大半只,将脸贴过去抚蹭、亲吻七娘将一双俏眼睁得大大地,定定凝视着眼前的年轻男子的脸,叹气道:「你怎敢……怎敢就这样坏了我的清白……」许欣唿吸急促,也不答话,搂了七娘身体,头靠在七娘脸侧,亲吻七娘如花的面颊。下身轻动,将肉棒抽出,再深深插入。七娘花房里面尽是娇柔柔、无比敏感的粉嫩,寂寞多年。今天被许欣滚烫的肉棒插了进来,热乎乎地、刮磨着、烫熨着。年轻男人的身体有力地压在自己的身上,一双大手霸道地占据了自己多年未被男人碰过的的两只乳房。耳边被许欣唿出的热气熏在脸上、耳内,不禁神魂飘荡,美目上翻,口鼻发出细弱的娇吟。。。。。。。。。。。。。。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淫动后宫 下一篇:江湖淫浪女

警告:本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